雖然不到兩千字,但是我有乖乖填坑了...

仲秋將近,貴陽城內街坊已經洋溢著過節的氣氛了,整條街上充滿採買節慶用品的民眾,店家也因為生意極好各個笑得開懷。

紅家宅子因為大小姐紅秀麗當上茶州州牧而赴任外地,留下來的只剩下邵可和靜蘭兩人。

往昔的布置都是秀麗和靜蘭兩人負責,現在秀麗不在,靜蘭可說是頭痛極了,最大的麻煩不是打掃採買和布置,而是...

靜蘭抱了一盆金桂進到屋裡,正考慮著要放哪,一抬眼就看到邵可手上拎著個掛飾,整個人以一種極為不安定的狀態搖搖晃晃的掛在長梯上。

邵可聽到靜蘭進門的聲音,在梯子上扭了個詭異的角度轉身,瞇著一雙眼朝靜蘭笑著"靜蘭呀,你看這串兔子花掛在這裡可好?"隨著邵可的轉身,幾根小釘子從邵可的袖裡以漂亮的弧度朝靜蘭的方向飛了過來。

靜蘭一閃身避過了那幾根[暗器],笑容不變的上前扶住了梯子將邵可哄下。"老爺,樑上太高,掛在這可沒什麼人會看到,和往年一樣掛在窗邊吧。"

邵可噢了一聲爬了下來,正打算找個窗子,手上的兔子花卻已經被靜蘭接去,妥當的掛好了。"這種事情我來就好,您一旁休息吧。"

看著靜蘭門裡門外的忙著,不知不覺中被哄在椅子上坐著的邵可決定去泡杯茶,慰勞一下靜蘭。

剛撿起地上的幾根釘子,將莫名其妙疊在一起的幾隻椅子歸位,掃起一地的泥沙碎磁片,順便將一旁殘敗到極為勉強才能看得出曾經是棵植物的綠色物體找了個新的盆子重新種下去,轉眼就不見了邵可。

靜蘭心裡暗叫著糟糕,急忙衝向最有可能但也最不妙的地方奔了過去。

廚房裡充滿了可疑的綠色煙霧,邵可整著人就淹沒在綠色的煙裡。

靜蘭迅速確認了一下廚房的災情。好險發現的早,看著那扇扭曲的躺在一旁的,曾經是櫥櫃的一部份的木板和散落滿地的茶葉,和之前廚房被炸掉相比這次的災情顯然很輕微。

一邊想著這種綠色的煙是怎麼辦到的,邊拿個水桶將說著"喔呵呵呵~靜蘭你來啦,我正打算泡杯茶給你喝。"的邵可支出廚房。用的當然是"麻煩老爺去井邊打個水。"這種靜蘭和秀麗兩人公認邵可唯一不會出錯的事情作為理由。

靜蘭扶額嘆氣。

往常都是一人忙碌,一人負責哄著邵可別來添亂,秀麗不在就沒人能夠幫忙了,想到等會有可能出現的慘狀,看來還是要把老爺請出府了...

"老爺,府庫裡都忙完了嗎?"靜蘭壞心的想著反正府庫有的是人幫忙善後。

"下屬說人手足夠了,倒是家裡人手不足,讓我回來幫忙。"邵可笑瞇瞇的,自己的屬下們真是貼心呀~

失策,居然晚了一步。靜蘭心裡在府庫成員名單下又多記上了一筆,繼續搜尋著下一個被害者。

反而是邵可開口了。"對了,陛下讓你有空過去一趟,你現在就去吧。"想到方纔偷偷繞到府庫找他的陛下,那個曾經的最小的皇子還是和以前一樣依賴著他,纏著他噘著嘴說著"邵可啊朕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你幫我拿個主意嘛~"臉上的笑意又更盛了,真的是個很怕寂寞的孩子呀。

啊啊?現在去找劉輝?靜蘭想著回來後是否還能看見完整的紅府瞬間覺得頭非常的痛。

只好使出大絕招了,無論如何不能讓邵可待在家裡,否則仲秋就只能在路邊過節了。

"老爺我突然想到李侍郎急著要借的那本書我已經找出來了就放在書房的桌上因為事情緊急可否麻煩老爺幫忙送過去"長長一串說的面不改色,靜蘭一口氣就把吏部侍郎李絳攸給賣了。誰叫你是兄控紅黎深的義子呢,就多擔待一下吧。運氣好的話讓黎深遇到了,不只可以多拖延一下時間,連帶家裡又有好些過節用品可以不用買了。靜蘭在心裡打起了小九九。

"好。"沒想著這件事有多麼詭異兼於禮不合,也沒想到要去的是不太想去的紅宗主府,邵可一口就答應的態度讓靜蘭有些訝異。雖然很訝異,但能讓老爺在自己出門的時候離家遠一點實在太好了,靜蘭強自把心底的那點疑惑給壓了下去。

看著邵可換了外出服抱著書出門後,靜蘭急衝衝的也換了朝服趕去皇宮。希望自己來得及在老爺回府之前到家,否則紅府大概不保了。

 

 

=======================

*本來想讓邵可爸摔下樓梯,想想可能這樣會冒出怪配對,所以放棄。

*因為本著"彩雲國是一部"bug超多的詭異古代架空小說"的原則,想說盡量不要把古中國給套入,所以減少了很多場景的描寫,但是這篇明明就是中秋賀文...好吧就偽裝彩雲國是有中秋這個節日的吧...。

*為啥讓靜蘭去皇宮這種事情是邵可傳達的?天曉得我也萬般不願意,但是看看整部彩雲國,後宮大概只有珠翠和香玲兩個宮女的窘境...要弄個宦官或內侍估計不符合彩雲國的風情,還是讓邵可爸爸辛苦一點吧...

*為啥劉輝纏著邵可爸的話讓我有種"這篇其實是雙劍吧"的陰謀呢...

*這篇完全沒有進入主線(望著草稿嘆氣...)。下一篇依然不會進入主線...對不起我找打...



創作者介紹

流影.浮光

shue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