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草稿是在06年10-24寫的了(大概吧)...
今日無聊就拿出來翻了一翻,
改了幾個字後打算續寫下去,
只是怎麼都寫不回那味了,
後面幾篇若瞧著異樣不用懷疑必是近來填的,
事隔兩年了呀
連換行格式都完全不同~
預定的劇情是忘了一乾二淨了,
現下的大腦不知能榨出什麼東西呢~~







翠微山素來以景緻絕麗而聞名。

早春時,站在溪澗邊,聽水聲泠泠,讓一襲長衫沾染濕意。風起,看衣袂翻飛霧中,感受料峭春寒的透骨沁心。

夏日晚間,賞玩遍了高山深壑,則覓一處蔭涼,敞開衣襟,任長風直入。斜倚蒼松,細聽碧針挨著枝枒時,那歡快的嘆息。

等到秋意漸增,霧氣佔據了整座山頭,林子裡滿滿的是濃綠滑軟的綠苔味,全天候的濕冷。與別處較為不同的是,山裡所植多為松柏一類,是故直至秋末仍未見凋敗,滿山遍野墨綠如昔。

但,現下已是晚冬。

今年的雪下的比過往幾年都要猛烈,山風夾雜著雪花片兒迎面襲來,直灑得人滿頭滿身的星屑塵。

一般來說,這樣險惡的天氣,別說是遊人,就連長居於此山的村民都不敢輕易外出,銀白的山村該是籠罩在一片靜謐中的。

但今年一反常態的,入山的遊客比起夏秋是只增無少。倒讓冬日本應窩在火爐前大口喝酒的村民們笑的樂不可支。

光是遊人們雇用的嚮導及挑夫就去了全村的壯丁,著實讓家家戶戶感嘆生的太少,賺不到滾落山谷或意外受傷的救援費。

女人和小孩就在自家臨時改建而成的客棧幹活。來到山中的人只求有棲身之地,客房如何倒是抱怨不得,因此不但柴房是用上了,連房間都一分為二,只勉強能容納張板床和茶几。

至於老人們呢,鑒於打聽山中軼事的人越來越多,大夥乾脆就在村口開了個講古堂,有人認真的聽你胡說八道還可收點小錢,這可是之前求都求不來的呀。

依此推斷下來,出現在隘口附近的那兩人,並不會顯得異怪非常。

只是呀,這景象若是被村民們看到了,只怕又會大笑幾聲:「這天氣啊~~~果然只有山魈和遊客會出沒在這山裡頭了。」後頭定還接著另一句搭腔:「不不,山魈可比遊人們聰明多了呢,早早就不出門了。」然後又是一陣大笑。

此刻,被村人們譏笑為笨蛋遊客的二人正緩緩的朝村落走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eua 的頭像
shueua

流影.浮光

shueu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